首页 > 总领馆动态
南侨机工的选择
---谨以此文纪念沙捞越机工英雄许海星
2017/10/12

  一

  如果你风华正茂、学业有成,你会选择成家立业、岁月静好,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异国他乡的战火中颠沛流离?

  如果你家境殷实、产业富庶,你会选择在故土传承家业、敬孝双亲,还是远赴重洋参加一场艰苦卓绝的抗战?

  如果你技艺傍身、颜值逆天,你会选择如花美眷、儿女绕膝,还是在瘴疠险峻之地和枪林弹雨中运送军需物资?

  你会如何选择?

  78年前,在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有这样一群人毅然选择了后者。他们侨居在东南亚,大多是家境良好、事业有成的高富帅,本可以在家乡安居乐业,但在祖籍国中国危急存亡的紧要关头,他们选择了抛家舍业、共赴国难,勇敢地奔赴抗战第一线。

  他们身上流淌着炎黄子孙的热血。

  他们的名字,叫做南侨机工。

 

  二

  1939年7月31日,出生在马拉西亚沙捞越的机工许海星在古晋乘坐 “布洛克号”轮船出发,取道新加坡和缅甸,辗转抵达中国云南。他是为了支援中国抗战远道而来,主要任务是运送军需物品与维修车辆。

  像许海星一样的机工还有3200多位,他们来自东南亚各地,为日军铁蹄践踏下的祖籍国心急如焚,在南侨赈灾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的号召下毅然赶赴抗战前线。

  “再会吧南洋,你不见尸横的长白山,血流着黑龙江?这是中华民族的存亡!我们要去争取一线光明的希望!”这首由田汉、聂耳创作的《告别南洋》在机工中广为传唱,形象地描述了当年机工们惜别家人、赴华抗战的场景。

  出发时,南洋子弟风华正茂、满腔热血,大多是20岁出头的年纪。为了支援抗战,他们有的与家人不告而别,有的虚报年龄,有的甚至女扮男装。

  很多人是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

  很多人没想到,他们再也没能回家。

 

  三

  你经历过最糟糕的驾驶体验是什么?严重堵车,路滑泥泞,雨雪交集,或是连环追尾?

  请设想一下这样的路况:一条在战火中紧急抢通的简陋公路,狭隘曲折,路基不稳时有塌方。它穿越了崎岖的横断山脉,横渡水流湍急的怒江和澜沧江,行经蚊虫肆虐的原始森林,沿途处处悬崖峭壁、险象环生,一失足就是万丈深渊,有“初一翻车、十五见底”之称。而你要开的是维修改装过的破烂卡车,走的是没有指示标志和安全提醒的山路,雨林中经常突然袭来疾风骤雨,日本军机每天在头顶狂轰滥炸,为了躲避炸弹经常需要夜晚行车,然而路上没有一盏路灯。

  这就是滇缅公路,南侨机工们运送军需物资的必经之路。这个战场的凶险程度,并不比短兵相接的前线逊色。

 

  四

  毫不夸张的说,滇缅公路是一条死亡公路。

  这也是一条不得不走的路。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辛阶段,沿海对外交通要道先后沦陷,国际军援运输濒临断绝,滇缅公路成了当时最重要的抗战物资进入中国的通道,被称作“抗战输血管”。

  就是在这条路上,南侨机工们凭着过硬的驾驶技术,驾着满载军需和辎重的卡车,面对着深山峡谷、激流险滩、疟蚊侵袭、枪林弹雨,为前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物资保障,为抗战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为了运送抗战补给,南侨机工们承受了难以想象的苦难与艰辛,也遭受了惨重的伤亡。在当年赴华参战的三千多位机工中,有一千多位牺牲在了中国。

  有的翻车坠落深谷,尸骨难寻。

  有的死于日军的敌机轰炸。

  有的因道路桥梁炸断被日军围困杀害。

  有的行经瘴疠之地染疾身亡。

  有的参加中国远征军战死疆场。

  有的被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草率裁员,在云南、贵阳等地自生自灭,甚至流落街头行乞。

  抗战胜利后,仅有一千多人复员返乡。

  南侨机工们把最好的年华、最热血的青春献给了中国抗日战争,用鲜血和生命诠释了海外华人与中国人民休戚与共、血浓于水的同胞情谊,为中国抗战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五

  在一场战事中,许海星的右臂粉碎性骨折,无法复原。

  那时他已有了一位中国恋人,为了不耽误年轻美丽的姑娘,他带着残废的右臂不告而别,孑然返乡。他说,“我废了一只手,以后的生活没着落,如果带她跟着我漂泊,不知道要受多少罪?我怎能忍心这么做?”之后姑娘苦苦寻找了他很久。

  和很多复员回乡的机工一样,许海星并没有受到英雄载誉归来的热烈欢迎。为了谋生,他当过流动小贩,靠做小生意糊口,然后在西连的一个村庄娶妻生子,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务农生活。

  几十年后,机缘巧合,许海星与当年的中国恋人重新取得了联系。两人都已是耄耋之年、儿孙满堂,他们互通书信数十年,以兄妹相称,平静地交流各自的日常生活。姑娘原谅了他的不辞而别,祝他“和大嫂永远美满”,在一封信中写道“这辈子如果还能见上一面,该有多好”。

 

  六

  他们最终没能再见面。

  年少一别,一回首已是百年身。

  2017年10月4日,中秋节凌晨,许海星老先生在沙捞越的家中溘然长逝,享年98岁。

  他与伊班族妻子珠达度过了幸福安宁的一生,育有2子6女,都已成家立业,各有所成。

  按照中国的传统,百岁仙逝是喜丧。老人入殓时,满堂儿孙们全都身着红衣,按照华人传统仪式诵经,送他入土为安。按照老人的遗愿,儿孙们将节余的治丧费用捐献给了当地的学校和社团。

  前半生颠沛流离。

  后半生岁月静好。

  归去时儿孙满堂。

  岁月,最终还是善待了他。

(青年时期的沙捞越机工许海星)

 

  七

  马来西亚是南侨机工的大本营,仅沙捞越就有前后三批、共93位机工志愿者前往中国抗战。然而岁月无情,仅就2017年而言,自年初开始,马来西亚籍机工英雄黄铁魂、冯增标、廖平先后辞世。

  如今,在世的南侨机工不到10人,都已是百岁高龄,多数生活在中国。

  海外机工仅剩下1人,那就是生活在沙捞越伦乐的李亚留老先生,今年已是99岁高龄。他在中国出生入死、历经艰险,亲历了日军炸毁功果桥,识破并抓获过日本间谍,参加过远征军,终于在1947年返回了家乡沙捞越。在古晋,他以驾驶小型巴士载客为生,把自己开的车命名为“昆明”。

  那段在中国奔波抗战的历史,成为了机工们永远珍藏的记忆。

  他们无悔当年的选择。

 

  八

  中国政府和人民永远铭记着南侨机工们的不朽功勋。

  滇缅公路至今还留存着“二十四道拐”石标等抗战历史印记,在昆明、畹町等地都设有南侨机工抗日纪念碑,铭刻的碑文分别是“赤子功勋”和“华之魂、侨之光”。这些文字是对南侨机工的最好写照。

  2015年9月3日,中国政府在北京举办了盛大的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庆祝活动,邀请海内外抗日英烈和各界人士参加,并向包括许海星、李亚留等南侨机工在内的抗日英雄们颁发了荣誉勋章。

  中国驻古晋总领馆经常去西连、伦乐等地看望慰问沙捞越机工英雄,向他们颁发荣誉勋章,并和当地华团一起举办抗战历史纪念晚会、机工英雄百岁寿宴等活动。自今年8月开始,在总领馆和中沙两地华人的支持下,由广东省南洋归侨联谊会创作的《赤子丰碑》舞台剧在沙捞越的古晋、斯里阿曼、民都鲁、美里、诗巫等地巡回展演,生动呈现了南侨机工征战滇缅公路、支援中国抗战的动人故事,在当地引起了热烈反响。

  如今,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马来西亚,都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南侨机工历史的研究与纪念活动中来,向那段难忘的历史和英雄们致敬。

 

  九

  每个英雄都是凡人,他们的伟大之处,就是在关键的时刻,做出了常人难以做到的选择。

  面对灾难战火,他们逆行而上。

  面对民族危亡,他们抛家舍业。

  面对死亡威胁,他们舍生取义。

  古往今来,正是因为有无数英雄儿女的无畏选择和牺牲,历经磨难的中华民族才能一次次浴火重生。

  在这个并不太平的世界里,我们国富民强、安享盛世,又是有多少有名或无名的英雄,默默地为我们保驾护航。

  南侨机工的英灵们,请一路走好。

  中国人民会永远铭记你们的选择。

  请相信,每一个中华儿女,都有着不畏艰险、迎难而上的铁骨脊梁。

  请记住,唯有全心全意地奋斗拼搏、心无旁骛地工作生活,才能无愧于英雄们用生命换来的和平,无愧于我们伟大的祖国。

 

  (作者:驻古晋总领馆 蒋盈)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